巴菲特写给股东的信 【第一篇】 价值投资篇

巴菲特写给股东的信 【第一篇】 价值投资篇

此文章最后一次更新于

对于巴菲特来说,投资的目标就是【以合理的价格买入一流的公司,而不是廉价买入平庸的企业】。他与黄金搭档芒格都纷纷明白,需要制造一个丝绸钱包的话,首先的材料必须是丝绸;如果只有猪皮,那是做不到的

他认为买入一家公司的股票不如买入整间公司(股份超过50%的情况下),因为后者拥有权力更换公司的经理人以及拥有能够决定如何配置资本的能力。

许多执行长能够爬到高位,并不是因为他们的管理能力极佳,是因为他们在行销,生产,工程甚至是在办公室政治上表现突出。这与他们在领导公司多么杰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因此【不好的经理人】在管理【好的公司】是很常见的。反应其后果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 才华横溢的音乐家应该在音乐厅演奏,而不该被任命为联邦理事会主席 —


无论是购买某一家公司的股票,还是直接收购整个企业,巴菲特的的投资原则都不会改变多少:

1. 能够理解的企业
2. 长期前景看好的企业
3. 企业经营者诚实能干
4. 企业正在以非常诱人的价格卖出

但是巴菲特自己也非常明白自己不是生活在他的导师格雷厄姆的时代。在80-90年代的美国,那些所谓的【非常低廉】的股票已经非常少见了。

— 如今看来,我们可以将【非常诱人的价格】换成【诱人的价格】—



其实格雷厄姆自己本身在晚年时也不再提倡【价值投资】这个投资哲学了。



看看格雷厄姆曾经怎么说:



1976年格雷厄姆去世之前曾接受过记者采访,这段话很少有人关注到:

“我不再提倡通过证券分析技术来寻找优越的价值投资机会的观点。尽管在40年前,这绝对是对投资股市非常有益的举动,但今天的市场形势已经与以往大大不同。以前一个拥有良好教育的证券分析师可以通过详细的研究,轻而易举地找到被市场低估的股票;今天仍然有不计其数的人在做着相同的事情,但是,他们能否让自己的努力不至于付之东流,能否找到真正的超额回报,以弥补与日俱增的成本,我对此持怀疑态度。”




但是,格雷厄姆并非【不再提倡】价值投资,而是市场可能已经不再存在适合价值投资的环境或者市场不买他的账。

不再提倡】价值投资并不等于格雷厄姆【就此放弃】了价值投资。【不再提倡】与【就此放弃】本来就不是同一个意思。

他始终认为,股票并非仅仅是一个交易代码或者是计算机的曲线,它是表现一个实实在在的企业的所有权。企业的真实价值也并非时时等于其股票价格。

同时他也深信,【真正的财富不可能来自买卖,只能源于买入证券并长期持有,收取利息和红利,从而实现价值的增长】。

要投资,要有安全边际地投资,而不要投机,是格雷厄姆的理念。


— 如果你把股市当【老虎机】,股市就是葬送你的【绞肉机】;但如果你把股市当【称重机】,股市终将是你一生的【提款机】 —




好吧,回到巴菲特这里。

巴菲特没有办法,只能降低自己的投资门槛,把目标设定为【诱人的价格】就好。

但是要怎样定义【诱人】呢?

诱人其实就是说【以合理的价格买入有价值并且还在持续成长的公司】。许多分析师认为他们必须在【价值】与【成长】投资法之中做出个选择。但是巴菲特与芒格却认为这是一种糊涂的思想。

价值】与【成长】两者是紧密相连的。计算公司的【价值】时,其【成长】也是贡献的一部分。


— 要在【价值】与【成长】投资法之中做出个选择,犹如在问你的【左手】还是【右脚】比较重要。这个问题是愚昧的 —



上面这句话就是直接说出为什么【价值】投资是个【赘词】。因为投资本身就包括了【价值】!

如果要在投资活动种获益,首先就要问清楚你投资的初衷。试想想,投资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寻找至少能收回成本的价值吗

如果你清楚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为什么某个股的价格已经高过与自己的估算价值时,你仍然愿意去买进?因为大多数人期待以更高的价格再转手,这种行为应该称之为【投机】。就好像以前小时候玩的游戏一样:【音乐停下来,看谁没有椅子坐?


— 投机并不犯法,也并非不道德,但是也没有很厚的油水 —



根据约翰伯尔威廉斯 John Burr Williams 在他五十年前的著作【投资价值理论 The Theory of Investment Value】当中提到:【任何一档股票,债券或一家企业今天的价值,是由持有该资产期间的现金流入与流出所决定的。将这些现金流的预估值以某一适当的利率折算为现值,就能算出这项投资的价值】。

债券与股票的不同处是:债券有票面利率和到期日,未来的现金流量原则上是明确的。但股票则需要分析师自行预估未来的现金流。这也导致不同的分析师常常会有着不同的数字。

巴菲特认为,最值得的投资,就是那种能在很长的时间内运用大笔额外资本去赚取很高报酬的公司。但遗憾的是,这一种公司非常难找到。高报酬的公司需要的资本也相对较少。


— 即使是经验丰富的分析师在预估未来现金流的时候仍可轻易犯错 —


巴菲特也很很庆幸地说到自己与团队能够坚持只投资那些可以了解的公司,也必然是那些业务相对简单且性质稳定的公司。

此外,另外一个坚持的事情就是只在拥有【安全边际】条件下才会出手投资。他们也非常相信这是成功投资的基石。


明白【价格】与【价值】

短期来说,市场是无理的,不一定反映出其企业的价值;但是以长期看来,市场是合理的,一定会反映价值。

如果你不能抵抗市场先生每天的报价,被他牵着鼻子走,那你终究不会赚到多少钱,投资这条路对你来说会很压力,甚至到最后的累计损失。




— 价格是你付出的,价值是你得到的 —



对于巴菲特有着很大影响的另一位投资家,菲利普费雪就说过:股市充斥着一群人,他们晓得所有物品的【价格】,但却不知任何物品的【价值】。

那些只注重【价格】的投机着,喜欢把【股票】当作【彩票】,以更高的价格出售给别人。作为投资者,我们应该以商人的角度,运用商业的原理来了解并持有公司。

股票持有人在次级市场买卖,绩效会比购买新发行的股票好,因为次级市场不时受大众的愚蠢行为主导,持续地提供最能撮合买卖的【价格】,以达成交易。很多时候,每股价值两元的公司,股票市值可能只有一元甚至更少;或者说,市值十元的股票,可能连一元都不值。

点击以特价购买【巴菲特写给股东的信】 完整英文版



【巴菲特写给股东的信】完整中文版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