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第六篇】 索罗斯谈风险

巴菲特与索罗斯的投资习惯【第六篇】 索罗斯谈风险

此文章最后一次更新于

在上一篇的【第五篇】我们分享了巴菲特对于【市场先生】的看法。今天我们就来聊聊索罗斯对于【风险】这个在金融交易中不可避免的词 有着什么看法吧?


首先 你觉得索罗斯是属于【风险偏好】还是【风险厌恶】呢?


— 如果你要在金融投资界里生存,很多时候你必须止损离场 —




别以为想要在投资界成功,就必须非常喜爱风险,专门选那些风险高的项目来投资。其实真正聪明的投资者其实也是【风险厌恶】的。


就好像索罗斯与巴菲特这两位非常成功的投资人其实也是时时刻刻在避免风险。只有那些普通的投资者才会相信【高风险,高回酬】这种逻辑,导致最后也是抱着【失败】离场。

一般的投资经理会为他的客户准备一个【分散投资】的方案以达到【低风险】的效果。这在理论上是合理的,但也经常拉低本来潜在的回酬,导致整体回报率经常处于大市以下。

但相反的如果遇到想要投资高回酬的客户,他们会为客户们建立一个【高成长】的组合投资项目,但是风险也跟着提高许多。


— 每当被经理人问【你能承担多少风险】时,其实意味着【你愿意输多少】—


上述这句话听起来非常有趣,但却是很真实的。一般上人们对于【所能承受的风险程度】很自然的就意味着【你必须冒着会输很多钱的风险,才有可能尝到赢钱的滋味】。

你必须抛开【高风险,高回酬】这样一般的想法,但后去相信【低风险也能带来高回酬】这个投资智慧。


— 风险取决于环境。它是可预测的,可掌控的,也当然是可避免的 —


一个职业赛车手以每小时200公里的速度行驶,请问他危险吗?
一个受过训练的滑雪爱好者正在往一个几乎是垂直的斜坡往下飞行,你觉得他危险吗?
再比如一个非常熟练的攀岩教练正在赤手空拳地往上爬,你有觉得如何呢?

可能上述的例子对你来说都非常的冒险。是的!这些例子确实非常危险,但重点是【只对于你】。

当然你也不能说他们完全没风险。但事实是他们所冒得险确实比较少。区别就在于一个重要的因素 — 【不自觉的胜任 (Unconscious Competence)】。

上述所说的【不自觉的胜任】属于【学习的最后一个阶段】,也就是所谓的大师级阶段。这说明你已经能够完全掌握某种技能,就好像呼吸一样 无需时刻思考即可完成。


—【不自觉的胜任】 = 【我知道我可以】—


想要像投资大师一样在投资市场里避免风险,提高回酬,你必须确保自己能达到【不自觉的情况】下依然能准确地操作投资买卖。

的确,想要在某项操作中把风险降到最少的话,你必须要有一定的经验,因为风险会随着经验的增加而减少。试想想,今天有许多事情对你来说几乎是零风险的,但在以前对你来说却非常可怕。

高度成功的投资者通常都会使自己远离风险。但是【风险取决于环境】,一些对巴菲特来说非常冒险的事情在索罗斯的眼里可能并非如此。


— 风险来自于你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

索罗斯谈风险

说到索罗斯的交易策略,当然就跟巴菲特非常不一样。比起【收益】,索罗斯更加在意【风险】。索罗斯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为他的风险控制手法


1. 不投资

当你找不到适合的投资项目,就把你的资金放入【零风险】的国库卷。


没错,这确实是许多成功的投资者在景气不明朗的时候所做出的事。但重点他们都不会让他们的资金闲着,怎样都会想办法获取一些收益。



2. 尽量减低风险


就像巴菲特一样,索罗斯只把资金投资在自己了解的【能力圈】内。深度了解自己的【自觉地胜任】与【不自觉的胜任】能力在哪里,并放大它们。



— 在能力圈范围内投资的好处是:当你购买一项投资时,你已经赚钱了 —



3. 活跃的管理风险


你每天都会查看你的投资组合吗?作为像索罗斯这样的大投机家,世界每天发生的新事物都会时时刻刻影响着他的投资组合。


与巴菲特不同,一旦巴菲特认定了一家企业时,如果没出太大的差错,他大多数并不会把它给卖了。但是索罗斯并无法容许他这样做。当他对市场所做出的假设一旦不被市场接受时,他并会马上撤资离场。


活跃的把时间花在风险管理上需要大量的盯盘时间。你必须具备能马上做出决策的能力:例如该马上加码,马上离场还是继续按兵不动?


索罗斯之所以那么注重【风险】是因为小时候在家乡布达佩斯为了躲避纳粹党的击杀的影响所造成的。小时候的他就深深明白了【存活】的重要性。当你正在与生死交锋的时候,一个小小的失误就可能断送自己的性命。



— 生命就像数字前面的【1】,财富,名望,或者是一切的物资都属于后面的【0】。一旦前面的【1】没了的话,后面再多的【0】还有作用吗? —


生存最重要】。这句话对索罗斯在投资上来说来说,可以比任何东西都还要重要。当然他也尝试过投机失败的滋味,但他仍然没有放弃下一次的阻击。一旦投资假设不被市场认可的话,他将马上离场。


4. 情感上的脱节

一个真正成功的投资者必须放下他对于某支股票的情感,不对它带有任何【藕断丝连】的关系。

对于投机者而言,公司的产品,业绩,团队,甚至是国家的政治,经济都是【虚的】,只有【获利】才是真的。 如果你对於某支股票持有非常浓厚的感情,那一旦对它预测失误的时候,你就不能果断地止损离场。

你觉得索罗斯在阻击东南亚的时候有想过这样会使到那些国家的钱币大量贬值,而大大影响那个国家的经济吗?如果他是这样的话,或许就没有【血洗东南亚经济】和【击倒英格兰银行】这样精彩的史诗故事了。


— 利用【假说】作为他的每项投资决策,原因是为了把【情感】与【决策】分开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